杭州律师|专业合同纠纷律师|经济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咨询-四乔律师事务所

律师费用咨询:15957139111
杭州合同纠纷
杭州合同纠纷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杭州合同纠纷 >

合同条款的补充原则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7-24 06:27 浏览次数:149
  • 分享到:
       合同条款的补充,又称合同漏洞的填补。合同漏洞是指合同当事人对合同条款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情形。审判实践中,法官应本着鼓励交易的原则,对于具备合同必备条款的合同,应当认定合同成立。我国《合同法》第十二条列出了合同一般包括的条款,也允许当事人参照各类合同的示范文本订立合同。订立一个具体、明确、当事人都无疑义的合同是合同履行的关键和前提,也是人民法院审理合同纠纷的直接证据。但是,在实践中,由于各种原因,当事人对应当约定的条款未作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其产生的原因可分为:一是当事人对某些合同条款未作意思表示而疏漏;二是当事人虽有约定但不明确;三是当事人约定某些条款在合同订立后另行约定;四是合同的某些条款因违法而被确认无效或被撤销。约定不明合同的存在,势必给当事人履行造成困难,但为了鼓励交易、节约交易成本,则应当尽量予以补充,并使合同具有可履行性。
       根据《合同法解释(二)》第一条第二款“对合同欠缺的前款规定以外的其他内容,当事人达不成协议的,人民法院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一百二十五条等有关规定予以确定”之规定,对合同条款的补充,应当遵循下列原则:
       1.当事人协议补充原则。即指当事人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合同内容通过协商的办法订立补充协议,使合同具体化和明确化,并与原合同共同构成一份完整的合同。当事人协议补充原则源于我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所规定的“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
       2.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交易习惯确定原则。约定不明合同在履行中形成纷争时,首先,应当适用当事人协议补充原则。其次,当不能达成补充协议时,应按我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后段“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的原则进行。
       按照合同有关条款确定原则,是指在合同当事人就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合同内容不能达成补充协议时,结合合同的其他方面的内容加以确定,使合同具体化和明确化。因为合同是一个整体,当事人就某一具体条款明确规定,若在其他条款中涉及这一问题时,就可以按照该条款加以确定。
       按照交易习惯确定原则,是指在合同当事人就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合同内容不能达成补充协议时,按照人们在同样的交易中通常采用的合同内容加以确定,使合同具体化和明确化。无论在国内交易中,还是在国际交易中都已形成了许多交易习惯。这些交易习惯可以用来补充当事人合同的内容。《合同法解释(二)》第七条规定:“下列情形,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合同法所称‘交易习惯’:(一)在交易行为当地或者某一领域、某一行业通常采用并为交易对方订立合同时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做法;(二)当事人双方经常使用的习惯做法。对于交易习惯,由提出主张的一方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确定交易习惯的前提条件。依据《合同法解释(二)》第七条规定,认定《合同法》所称交易习惯的前提条件是该交易习惯“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即交易习惯必须适法。强制性规定的目的就是控制和限制当事人的行为,因此,当事人不能通过协议或者交易习惯等理由来规避强制性规定的适用。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第五条规定:“物权的种类和内容,由法律规定。”该条是关于物权法定原则的规定,属于强制性规定。因此,即使典权在实践中存在,法院也不能基于习惯做法而认定其物权效力。同时,《合同法》中存在着大量的任意性规范,如包含“另有约定”或其他类似措辞的许多条文。这些规范的主要目的,是在当事人没有考虑到或者有意省略的情形下对当事人的意思进行补充。所以,如果交易习惯可以表明当事人“另有约定”,则应认为该交易习惯排除了《合同法》任意性规范的适用。《合同法》中引用第六十一条规定时多采取“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应当……”的规定模式,这也佐证了交易习惯在合同解释中优于《合同法》任意性规范的地位。所以,如果按照本条解释确定的交易习惯同《合同法》任意性规定相冲突,则应以交易习惯为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某种习惯只是在交易行为当地或者某一领域、某一行业通常采用的做法,而当事人并不知晓,则任意性规范应优先于这种习惯做法。
       确定交易习惯的规则。《合同法解释(二)》第七条规定了两条确定交易习惯的规则:(一)在交易行为当地或者某一领域、某一行业通常采用并为交易对方订立合同时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做法;(二)当事人双方经常使用的习惯做法。这两条规则充分体现了合同法“缔约自由”的原则,即当事人只应受其所同意的习惯做法的约束。同时,该举证责任的内容应按照该条规定中两个规则的具体要求来确定。如果当事人主张依据规则(一)确定的交易习惯,则其不仅需要证明地方习惯或行业习惯的存在,还需要证明对方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习惯。如果当事人主张依据规则(二)确定的交易习惯,则其应证明在争议案件前双方已经通过经常使用建立了所主张的习惯做法。
       3.法定补充原则。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在适用当事人协商补充原则、按照合同有关条款确定原则、按照交易习惯确定原则仍不能确定时,就应当适用法定补充原则。所谓法定补充原则,又称合同的补缺规则,是指法律规定的,适用主要条款欠缺或合同条款约定不明确,但并不影响其效力的合同,以弥补当事人所欠缺或未明确表示的意思,使合同内容合理、确定,便于履行的法律条款。
       我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适用下列规定:(一)质量要求不明确的,按照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履行;没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按照通常标准或者符合合同目的的特定标准履行。(二)价款或者报酬不明确的,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履行;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按照规定履行。(三)履行地点不明确的,给付货币的,在接受货币一方所在地履行;交付不动产的,在不动产所在地履行;其他标的,在履行义务一方所在地履行。(四)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请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五)履行方式不明确的,按照有利于实现合同目的的方式履行。(六)履行费用的负担不明确的,由履行义务一方负担。”该条之规定,即为法定补充原则的法律根据。法定补充原则是在长期经济活动中形成的法律原则,也是对商业惯例和经济活动一般准则的确认。
       《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关于合同补充的规定,本质上是一种任意性规范,以当事人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为前提。对此,《合同法》分则关于15类有名合同的类似条款中,均规定了“当事人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适用《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规定进行补充内容。[5]在审判实践中,涉及无名合同条款的补充,应适用《合同法》总则的规定,或类推适用与之最相类似的有名合同的法律规定以及《合同法解释(二)》第一条的规定。
       4.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的规定进行确定。《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款对合同解释的基本规定是:“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据此,《合同法》所规定的合同解释,是指在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时,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的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的行为。《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五条对任何确定当事人有争议条款的真实意思作了规定。在补充有关合同条款的过程中,如果当事人对原有的条款理解上有争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本条规定原则进行补充。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淄博万杰医院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淄博博山支行、淄博博易纤维有限公司、万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借款担保合同纠纷管辖权异议案[最高人民法院(2007)民二终字第99号民事裁定书]时指出:从合同解释角度来看,当事人对合同条文发生争议时,必须探究当事人内在的真实意思表示,判断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的首要方法是判断当事人字面的意思表示。此即所谓合同解释中的文义解释方法,只有在文义解释不能确定该条款的准确含义时,再运用其他解释方法去确定合同条款的含义以及填补合同的漏洞。本案除第一份借款合同外,其余借款合同条款中均明确写明:当发生纠纷时,交由当地人民法院审理,应该认定该约定就是当事人真实意思。本案有关借款合同所涉及的诉讼条款虽属格式合同中的条款,但按照通常的理解并不能对此条款引起不同的理解,因此不应该适用我国合同法有关格式条款解释规则。[6]由此可见,对合同进行解释时,不应拘泥于合同所使用的个别词句,应结合合同全文、双方当事人经济往来的全过程,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对当事人订立合同时的真实意思表示作出判断。
       



(来源:未知)

上一篇:合同成立的必备要件
下一篇:合同成立中的签名盖章

相关产品
  •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