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律师|专业合同律师|经济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咨询-四乔律师事务所

律师费用咨询:13396542333
杭州合同纠纷
杭州合同纠纷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杭州合同纠纷 >

买受人的主要义务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8-16 21:33 浏览次数:107
  • 分享到:
       1.检验期间的司法认定
       在审判实践中,如何衡量标的物的及时检验以及如何确定检验的合理期间,颇难把握。对于如何认定检验期间经过后的法律效果,分歧较大。《买卖合同解释》对此均作出明确规定:
       (1)及时的检验期间。《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买受人收到标的物时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检验。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应当及时检验。”审判实践中的问题是,如果当事人没有约定检验期间,如何认定买受人的检验行为是否“及时”?因实践中情况千差万别,不可能简单地规定一个期间适用于所有情况,故《买卖合同解释》第十五条规定:“当事人对标的物的检验期间未作约定,买受人签收的送货单、确认单等载明标的物数量、型号、规格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七条的规定,认定买受人已对数量和外观瑕疵进行了检验,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在适用该条时,人民法院应当注意两个问题:
       第一,由于仅凭当事人的自身能力即可实现对数量和外观瑕疵的检验,因此买受人在签收时一般都会对标的物的数量和外观进行核查。从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审理的实际情况来看,绝大多数的质量争议是买受人在诉讼中以反诉的方式提起的,买受人作为原告单独提起的质量异议之诉较少。其中重要原因之一是买受人希望通过质量异议的方式少付货款或者拖延诉讼。在出卖人请求支付时,买受人常常以质量存在瑕疵进行抗辩,迫使买受人降低价款。或者在诉讼中对没有质量瑕疵或程度轻微并不影响合同目的实现的瑕疵以反诉的方式恶意拖延诉讼,以达到延迟支付价款的目的。在具体工作中,承办法官在接到当事人的反诉状时,经常面临着是否应该受理买受人质量反诉的困惑。若不加区别地一律受理买受人提起的质量瑕疵反诉,势必损害出卖人的合法债权,助长恶意诉讼之风。但若简单地以诉讼效率为由拒绝受理反诉,亦易导致浪费诉讼资源,不能有效保护买受人合法权益。针对这一实际情况,第十五条规定了签收即视为检验的一般原则,以过滤掉审判实践中一些无实际意义的反诉案件。
       第二,有相反证据足以证明当事人未能对数量和外观瑕疵进行检验的除外。近年来,物流业的迅猛发展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改变了传统的买卖方式,除了网络购物等新型交易方式之外,很多大件商品也需要借助于专门的运输业者向买受人交付。物流业的迅猛发展在方便群众生活的同时,也给司法实践提出了新的问题,其中以网络购物中快递公司送货的“先签后验”还是“先验后签”之争最为典型。网络卖家要求消费者先拆开包装检验货物后再签收,而快递公司要求消费者必须先签收才能拆开包装验收,两者的规定相互冲突。消费者面临的局面是:如果不签收,则无法顺利取货;如果先签收再拆开包装验货,因卖家在快递详情单上明确提醒消费者要先验货后签收,在快递详情单上签收时,就等于接受了卖家“先验货后签收”的条款,即“约定了检验期在签收前”,且一旦签收就意味着货物已经过检验并且无质量问题。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先验后签”还是“先签后验”的争议或许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但对其中的消费者权益保护问题司法必须拿出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以中立性的公正解决方案促进快递服务市场的健康发展。根据《买卖合同解释》第十五条之规定,如果消费者与网络卖家约定先验后签,但网络卖家与快递公司约定先签后验,那么,即便消费者签收的送货单据上载明了货物数量、种类、规格、型号等,仍然不能作为消费者已经对数量和外观进行验收的证据。
       (2)合理期间的确定。《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二款规定的合理期间是极富弹性的规定,在审判实践中颇难把握。合理期间的认定是一个事实问题,属于法官的自由裁量权的行使范围。因此,《买卖合同解释》第十七条在总结审判经验的基础上,参考和借鉴了国外同行的惯常做法,将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性质、交易目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标的物的种类、数量、性质、安装和使用情况、瑕疵的性质、买受人应尽的合理注意义务、检验方法和难易程度、买受人或者检验人所处的具体环境、自身技能以及其他合理因素作为认定合理期间的主要参考因素。应当指出,上述因素只是一些较为重要的因素,在案件审理中法官可以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衡量是否还存在其他合理因素。由于诚实信用原则不仅集中体现了合同法的精神,也彰显着合同法的价值判断,因此人民法院考量这些因素时,必须根据诚实信用原则来确定是否合理。
       第一,约定的期间过短的处理。由于《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所规定的买受人瑕疵通知义务并未区分消费合同和商事合同,因此无论买受人是消费者还是商人均承担该通知义务。买受人未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提出异议的,视为标的物数量或质量符合约定。该规定在审判实践中的问题主要有二:(1)在双方当事人都是专门商人的商事买卖合同中,经常出现合同约定的检验期间明显过短,以致当事人不可能在该期限内完成检验或者发现瑕疵。(2)在一方当事人为消费者的普通买卖合同中,经营者常常通过格式条款约定较短的检验期间,消费者无法在该期间内对商品质量是否合格作出判断,尤其是在社会各界关注的毒奶粉、含氯可乐、毒胶囊等公共事件中,即便给予消费者检验期间,大多数情况下消费者也根本没有能力对其内在质量作出检查鉴定。在前述情况下,如果仍然机械适用法律,以约定的检验期间或合理期间已经过为由认定标的物质量符合约定,显然有违公序良俗原则。
       《买卖合同解释》将标的物瑕疵分为数量瑕疵和质量瑕疵,质量瑕疵包括外观瑕疵和隐蔽瑕疵。外观瑕疵的检验相对容易,而隐蔽瑕疵的检验则需要借助于专业的知识和设备。因此,理论上二者的检验期间应当有所差别,数量瑕疵和外观瑕疵的检验时间可以短一些,而隐蔽瑕疵检验需要的时间会长一些。如果当事人约定的检验期间明显过短,不利于买受人行使权利的,应依据诚实信用原则认定约定的检验期间为当事人进行外观瑕疵检验的期间;对于隐蔽瑕疵的检验期间,视为没有约定。《买卖合同解释》第十八条规定:“约定的检验期间过短,依照标的物的性质和交易习惯,买受人在检验期间内难以完成全面检验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期间为买受人对外观瑕疵提出异议的期间,并根据本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买受人对隐蔽瑕疵提出异议的合理期间。”
       第二,期间的法律拟制。买受人在检验期间怠于通知,或者在合理期间内或者自收到标的物之日起两年内未通知出卖人的,《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视为标的物的数量和质量符合约定。该“视为”是事实推定还是法律拟制?如果当事人在检验期间或合理期间之外有确凿证据证明标的物数量和质量不符合约定,该“视为”能否被推翻?该“视为”属于法律拟制,上述期间的经过将会使买受人丧失相应的法律救济权和期限利益,不能被证据所推翻。因此,《买卖合同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的检验期间、合理期间、两年期间经过后,买受人主张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人民法院在适用该条时应当注意,由于法律拟制的存在,导致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符合法律逻辑的判决结果却因不符合普通民众直观价值判断和公平认知而受到质疑的情况,因此,要正确适用《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三款的规定。在下列情况下,买受人向出卖人主张标的物瑕疵可以不受检验期间的限制:(1)出卖人明知其提供的标的物不符合约定而未告知的情形。(2)出卖人应当知道其提供的标的物不符合约定而未告知的情形。在上述两种情况中,因出卖人对其出卖的标的物的瑕疵明知,构成主观的恶意欺诈,或者本应明知却因重大过失而不知标的物存在瑕疵,其行为明显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
       在审判实践中适用《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三款,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以把握,以实现民事责任的合理配置,打击制售假冒伪劣产品的不法行为:(1)由于在诉讼中证明出卖人实际明知标的物存在瑕疵非常困难,故可以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的经营者法定义务推定出卖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出售的标的物存在质量瑕疵。(2)在举证责任分配方面,当有证据证明标的物确实存在瑕疵时,应当给予出卖人证明其主观上不知道或不应当知道的举证责任,要求其举证证明自身在生产或者销售环节已经尽到足够的注意义务。同时参考案件相关证据,如标的物的价格与正常价格之间是否存在明显的差价、有无利用劣质原材料生产伪劣商品的事实、有相关部门是否已经对其作出了行政处罚等因素,综合认定出卖人主观上是否知道或应当知道标的物质量存在瑕疵。(3)加强案件审理的释明工作,引导当事人正确选择标的物瑕疵的合同之诉和产品质量侵权的侵权之诉。
       2.检验和通知义务
       (1)检验义务。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了买受人的检验义务,即“买受人收到标的物时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检验。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应当及时检验”。学界不少人认为,买受人的检验义务并非真正的买方义务,违反此义务并不因此承担法律责任,仅使买受人丧失其部分权利,即买受人将承担不能主张因标的物瑕疵而享有的法律救济利益。[19]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河北省张家口市宁远钢厂与辽宁省鞍山钢铁集团公司拖欠货款纠纷上诉案[最高人民法院(1999)经终字第361号民事判决书]时认为,货物买卖合同中依据铁路货运大票上记载的吨位来认定买方收到货物的数额不符合购销、运输商业惯例,货物的数额应以双方共同验收为准。
       (2)通知义务。当买受人发现标的物的数量或质量不符合要求时,各国均规定买方需在合同或法律规定的时间内通知出卖人,否则会丧失请求出卖人补足数量或承担违反质量瑕疵担保责任的权利。我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条对买受人的通知义务作出了规定,即“当事人约定检验期间的,买受人应在检验期间内将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情形通知出卖人。买受人怠于通知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当事人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买受人应当在发现或者应当发现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合理期间内通知出卖人。买受人在合理期间内未通知或者自标的物收到之日起两年内未通知出卖人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但对标的物有质量保证期的,适用质量保证期,不适用该两年的规定。出卖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提供的标的物不符合约定的,买受人不受前两款规定的通知时间的限制”。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陕西省畜产品进出口公司与河北省南宫市振兴绒毛厂购销合同纠纷再审案[最高人民法院(2000)民监字第549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时认为,该合同签订前,买方已以报检人的身份将货物送检,直到货物入库后,买方对检验结果也未提出异议,证明其对货物质量是认可的。[21]再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江西天坤化工有限公司与四川武陵卷烟厂产品质量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02)民二提字第1号民事判决书]时认为,买方使用特殊领域产品作为生产原料的,属于该领域的专业生产厂,应该对其所购产品的用途和要求有足够的了解和更多的注意,并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中明确约定其要求,在相关原料投入生产前应予必要的检验。买方将该原料产品投入生产,应视为卖方提供的产品合格。买方对该原料疏于检验,未及时提出质量异议而造成的损失,应承担相应的损失。
       3.支付价款义务
       (1)支付数额的确定。《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规定:“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数额支付价款。对价款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适用本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依此规定:第一,买受人依约定数额支付价款。买卖双方在买卖合同中明确约定了标的物价款的,买受人应按约定数额支付价款,否则将要承担合同的违约责任。第二,买受人依推定数额支付价款。买卖双方在买卖合同中对标的物价款未约定或约定不明的,采用《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二)项规定推定价款数额,即《合同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第(二)项规定,当事人就有关合同内容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对于价款或报酬不明确的,按照订立合同时履行地的市场价格,依法应当执行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按照规定履行。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河北省张家口市宁远钢厂与辽宁省鞍山钢铁集团公司拖欠货款纠纷上诉案[最高人民法院(1999)经终字第361号民事判决书]时认为,合同约定的价格是“议价”的,应由双方根据货物的质量、履行合同时间、市场行情等情况来确定,但因买方在支付、拒付货款及在使用货物的过程中一直没有对价格提出异议,应视为其同意货物的自销价格。[23]再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北京韩建集团有限公司与保定承钢钢铁工贸有限公司等购销合同纠纷再审案[最高人民法院(2007)民二提字第13号民事判决书]时认为,价格结算的基础是买卖标的物的数量。买卖合同对标的物的质量、价格没有书面约定,当事人对已交付的货物质量、价格也没有争议,但对标的数量约定不明确且各方对此有争议的情况下,可依据供货时各方的交接程序或习惯来认定是否结算。
       (2)支付地点的确定。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六十条对支付地点的确定作了规定,即“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地点支付价款。对支付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出卖人的营业地支付,但约定支付价款以交付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为条件的,在交付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所在地支付”。
       (3)支付时间的确定。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马全才与马忠义购销羊毛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一提字第6号民事判决书]时认为,口头交易中,买方未即时向卖方结算属违约行为,应向卖方承担清偿及违约责任。
       4.接受交付义务
       《合同法》上的交付是指权利人将自己占有的物或所有权凭证转移至其他人占有的行为。根据合同法理论及有关规定,交付是出卖人履行主合同义务的行为。在买卖合同中,出卖人向买受人交付标的物并转移标的物所有权是其最基本的合同义务,交付是判断出卖人是否履行合同义务的主要标志。[26]与之相对应的是,接受交付既是买受人的主要权利,也是其主要义务。
       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四十六条规定:“出卖人按照约定或者依照本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将标的物置于交付地点,买受人违反约定没有收取的,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自违反约定之日起由买受人承担。”此条的规定可以看出,买受人负有接受交付的义务。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审理河北省粮油储运公司、河北省粮油集团有限公司与广西防城港桂新粮油贸易有限责任公司购销合同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二提字第31号民事判决书]时认为,在一般船舶信息并未构成变更合同的要约时,买方无正当理由拒绝提供货物,构成违约,应向卖方承担违约责任。买方拒收符合合同要求的货物,应对卖方因此遭受的损失承担主要责任;在货物价格下跌和已应诉的情况下,卖方处理货物,尽管客观上可以避免损失,但其未经法院主持,单方定价处理货物不妥,应对货物差价损失承担一定责任。[27]本案的裁判意见表明,在合同变更未达成一致意见时,原合同继续有效,双方当事人应当严格遵守合同的约定,严格按照合同去履行各自承担的义务,否则,即构成违约行为,承担违约责任。 



(来源:未知)

上一篇:出卖人的主要义务
下一篇:标的物的风险负担 

相关产品
  •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