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律师|专业合同纠纷律师|经济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咨询-四乔律师事务所

律师费用咨询:15957139111
杭州侵权赔偿律师
杭州侵权赔偿律师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杭州侵权赔偿律师 >

关联行政案件的审理结果不影响民事审判的,民事案件无需中止审理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7-10 18:27 浏览次数:66
  • 分享到:
罗某诉李某健康权、身体权案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1民终20360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3.当事人
原告(被上诉人):罗某
被告(上诉人):李某
【基本案情】
       李某于2017年6月5日在广州市荔湾区恩宁路238号1楼某门店因家庭纠纷用一个瓷杯砸伤罗某的前额。随后,罗某到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分局多宝派出所(以下简称多宝派出所)报警,并经法医鉴定为轻微伤。广州市公安局荔湾区分局决定对李某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并罚款500元。罗某不服鉴定结果,认为其伤情不止轻微伤。多宝派出所出具书面委托函,指定罗某到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仍为轻微伤。罗某共花费医疗费1107.1元、鉴定费420元。罗某认为李某侵犯了其健康权、身体权,故起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李某支付医疗费2000元、鉴定费420元、交通费200元、营养费1000元、精神抚慰金3000元、律师费3000元。在诉讼过程中,李某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罗某的伤情并非由其造成,请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
【案件焦点】
       1.李某已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民事案件是否需要中止审理;2.罗某的伤情是否由李某造成。
【法院裁判要旨】
       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虽然李某否认砸伤罗某,并已提起行政诉讼,但是罗某所提供的报警回执、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与法院依申请所调取的多宝派出所对李某等人的询问笔录已形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可确信罗某主张的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应认定李某砸伤罗某的事实存在。对罗某主张的医疗费1107.1元,法院予以支持;交通费无票据,酌定支持50元;鉴定费属因罗某自身原因额外要求产生的支出、营养费无医嘱要求、律师费非必要支出、精神抚慰金无证据证明精神受损,法院均不予支持。
       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李某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赔偿罗某医疗费、交通费1157.1元。
       二、驳回罗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李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罗某为证实其被李某用瓷杯砸伤前额,提供了报警回执、病历、医疗费单据、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证实,上述证据与原审法院调取的多宝派出所对李某等人所作的询问笔录等证据相对应,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实罗某主张的事实。虽然谭某华、黎某与罗某对某些事实发生的先后顺序陈述可能不完全一致,但是对李某在争执过程中拿瓷杯扔向罗某,并致罗某受伤的事实的陈述则是完全一致的。在李某没有提交足够证据予以反驳的情况下,原审法院采信罗某主张,并判决李某向罗某赔偿医疗费、交通费1157.1元,并无不当,法院依法予以维持。
       至于李某主张其已经对公安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中止本案审理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侵权人因同一行为应当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的,不影响依法承担侵权责任。”因此,李某是否承担行政责任,并不影响其民事侵权责任的承担。现罗某已经提供了相应的证据,足以证实李某对其进行了侵害,李某应当对此承担侵权责任。李某要求中止本案审理的理由不充分,法院不予采纳。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审判实践中,有些民事案件与其他案件之间的法律关系或者事实相互牵连。案件中的法律适用或者事实认定,要以另一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如果不等另一案件审结而直接作出裁判,有可能出现两个案件认定的事实矛盾或适用法律错误,出现相互矛盾的裁判。据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第一款第五项规定,案件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中止诉讼。
       行政诉讼的立法目的是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维护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不被行政行为侵犯。因此,无论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存在涉及当事人的民事权益,当事人以具体行政行为适用法律错误、认定事实不清等提起的行政诉讼,人民法院均应当依法审理。在审判实践中,会出现一方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后,另一方当事人紧接着就提起行政诉讼,并要求民事案件中止审理的情况。因此,需要审判人员甄别民事案件的审理是否必须以行政诉讼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如果行政诉讼的审理结果不影响民事案件审判的,民事案件应正常审理,无需中止诉讼。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的规定,法院是否判决撤销行政处罚的审查标准之一为“证据确凿”。因此,本案中,即使公安机关对李某的行政处罚被撤销,也仅是因为达不到“证据确凿”的标准才导致行政机关不能认定违法事实成立。
       从民事诉讼的角度出发,民事案件要求的举证程度为达到高度可能性即可,行政处罚被撤销并不代表民事法律事实不被认定。因此,只要本案证据能证明待证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无论李某是否需要承担行政责任、承担何种行政责任,均不影响李某在民事案件中侵权责任的承担。一审倾向于从证明标准方向论述,二审倾向于从责任承担形式方向论述,其本质并无不同。

编写人: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 冯立斌



(来源:未知)

上一篇:侵权之债与加入的合同之债是否可以一并审理
下一篇:媒体评论合理限度的判断

相关产品
  •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