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律师|专业合同纠纷律师|经济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咨询-四乔律师事务所

律师费用咨询:15957139111
法律知识
法律知识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法律知识 >

机动车登记并非设权登记仅具有对抗效力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6-27 18:31 浏览次数:151
  • 分享到:
北京市京诚律师事务所诉北京中建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返还原物案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3民终7722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返还原物纠纷 3.当事人 原告(上诉人):北京市京诚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京诚律所) 被告(被上诉人):北京中建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友公司) 第三人:长治市南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垂公司)
【基本案情】
           2008年10月21日,南垂公司出资1263808元购买奥迪越野车一辆。2008年10月22日,该车登记在京诚律所名下。2008年10月25日,甲方南垂公司与乙方京诚律所签订《协议书》,约定:根据业务需要在北京购买奥迪越野车一辆,挂在京诚律所名下。购车款项及各项费用及以后一切责任均属甲方承担,所有权归甲方。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予以处分,办理有关手续乙方积极配合。 2016年12月27日,甲方南垂公司与乙方张某签订《车辆抵账协议》,双方约定甲方将诉争车辆冲抵甲方应付乙方工程款550000元。2017年6月20日,甲方(债权人)中建友公司与乙方(债务人)张某签订《债务抵偿协议书》,约定:乙方用其享有处分权的诉争车辆抵偿乙方欠甲方货款300000元。诉争车辆现由中建友公司占有。 京诚律所起诉中建友公司返还其所占有的属于京诚律所的奥迪越野车。
【案件焦点】
           京诚律所作为机动车登记人是否为涉案车辆的实际所有权人,其是否有权要求返还涉案车辆,机动车登记是否具有物权效力。
【法院裁判要旨】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无权占有不动产或动产的,权利人可以请求返还原物。为对抗权利人返还原物请求权,占有人应当举证证明其占有不动产或动产并非无权占有。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中建友公司占有诉争车辆,是否为无权占有。南垂公司与京诚律所协议将诉争车辆“挂在京诚律所名下”,且诉争车辆由南垂公司实际出资购买后占有使用,应认定南垂公司就诉争车辆具有处分权。其与张某达成的《车辆抵账协议》以及张某与中建友公司达成的《债务抵偿协议书》亦为有效。中建友公司就诉争车辆系合法占有。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上道路行驶的登记,并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登记,因此公安机关登记的车主,不宜作为判断机动车所有权的依据。仅依据涉案车辆登记车主为京诚律所并不能认定机动车的所有权人为京诚律所,且中建友公司占有诉争车辆有法律依据。就京诚律所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不予支持。判决: 驳回京诚律所的诉讼请求。 京城律所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主要审查要点为京诚律所是否为涉案车辆的所有权人,其是否有权要求返还涉案车辆。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是实施行政管理的一种手段,并不产生物权效力。机动车作为特殊动产,其所有权的设立和转移应当依据动产一般规定以交付为生效要件,机动车登记并非设权登记,仅具有对抗效力。涉案车辆虽登记在京诚律所名下,但京诚律所与南垂公司签订的《协议书》明确约定车辆的所有权归南垂公司,该协议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车辆亦由南垂公司出资并实际控制,故涉案车辆的实际所有权人应为南垂公司。京诚律所并非车辆所有权人,京诚律所主张涉案车辆登记在其名下,其就是车辆的所有权人,并依据所有权的权能请求返还车辆,不予支持。二审法院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近年来,为实现小客车数量合理有序增长、缓解交通拥堵状况、减少能源消耗和环境污染,北京市出台了小客车数量调控规定。实践中,由于小客车指标的稀缺性,出现了大量的借名买车情况,一系列法律纠纷由此产生。关于借名买车的合同效力以及借名买车事实下机动车辆的所有权问题,司法实务界一直争议不断。 借名买车的合同效力问题。有观点认为,这一行为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和政策性规定。还有观点认为,即使该行为没有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客观上也扰乱了对于小客车数量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笔者倾向于合同有效的观点。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应当说,以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作为认定合同效力的依据已是近年来司法理论和实务界的共识。而借名买车行为虽然违反了北京市的调控规定,但该规定属于地方政府规章,并未达到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级别,故对合同效力不构成影响。对于扰乱公共秩序的观点,笔者认为,借名买车行为是双方自主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于双方以外的第三人而言,车辆登记在谁的名下与其无关,也没有增加实际上路车辆的数量,故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主张难以成立。 借名买车事实下车辆所有权的判断。有观点认为机动车登记在谁的名下,车辆的所有权就归谁。笔者认为,这是对动产与不动产物权归属判断的错误认识。机动车作为特殊动产,本质上仍然属于动产,其所有权的判断应依据动产的物权判断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二十四条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根据以上规定,机动车作为特殊动产,其所有权的设立和转移应当依据动产一般规定以交付为生效要件。至于机动车登记的意义,《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明确规定“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机动车登记规定》均对机动车登记管理进行了细化规定。从上述三个法律法规的内容看,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是实施行政管理的一种手段,并不产生物权效力。《公安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亦明确表示“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上道路行驶的登记,并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登记”。机动车登记并非设权登记,仅具有对抗效力,这也是区别于不动产登记生效的重要特点。 具体到本案中,京诚律所与南垂公司签订的《协议书》明确约定车辆的所有权归南垂公司,协议应属合法有效,且车辆也实际由南垂公司占有使用,故车辆的所有权应归南垂公司所有。京城律所仅是车辆登记人,但登记行为并不具有物权效力,仅有对抗效力。故京城律所以其为车辆所有权人为由要求返还车辆,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编写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于洪群


(来源:未知)

上一篇:对术后脱离人体的器官或组织的定性及处理规则
下一篇:民事法律文书是否当然具有引起物权变动之效力

相关产品
  •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