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律师|专业合同律师|经济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咨询-四乔律师事务所

律师费用咨询:13396542333
法律知识
法律知识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法律知识 >

股东请求分配公司利润诉讼的当事人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7-25 16:45 浏览次数:165
  • 分享到:
 【核心提示】
         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案件,应当列公司为被告。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其他股东基于同一分配方案请求分配利润并申请参加诉讼的,应当列为共同原告。 实务争点 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诉讼,其当事人自然为股东和公司,其中股东为原告,公司为被告。但在实践中如何认定当事人,各地做法似乎仍有较大争议,如对于控制股东和董事是否应列为被告,或其他不同意分配利润的股东的诉讼地位如何等。对此,《公司法解释(四)》第十三条作出了规定。
理解适用
       对《公司法解释(四)》第十三条规定的理解适用 (一)请求公司利润分配诉讼的原告须为股东 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诉讼,其当事人自然为股东和公司,其中股东为原告,公司为被告。《公司法解释(四)》第十三条规定:“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案件,应当列公司为被告。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其他股东基于同一分配方案请求分配利润并申请参加诉讼的,应当列为共同原告。” 对于股东身份的认定,对于有限责任公司,一般应以《公司法》第三十二条所规定的股东名册记载为准;对于股份有限公司,根据《公司法》第九十六条及其他规定,一般也以股东名册记载为准,持有无记名股票的,则以持有股票为准。 凡具有股东身份者,不论其持有股权或股份多少,均可以成为原告。司法实务中存在争议的是,如股东出资不实,甚至没有出资,能否以股东身份要求分红。现代公司法对于有限责任公司,并不要求股东必须出资才能成为股东,关键在于公司章程及股东协议如何规定。如果公司章程或股东协议规定某个股东可以不出资,并规定了其享有的股东权利,则其可以要求公司分红。如果公司章程或股东协议没有相应规定,则需看公司实际运作中如何处理。可以说,股东出资不实,并不当然影响股东向公司主张利润请求权的权利,除非公司全体股东或公司章程对此另有约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章程和协议很重要,投资人在设立公司或吸纳其他人进入公司时,应以章程或协议作出明确规定,如对出资不实股东的利润分配请求权给予必要的限制。如果公司章程没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对此并无约定或一致认识,则可依《公司法》第三十四条规定,按实缴出资比例分配红利。 另外,对于实际出资人,则因其并非公司法意义上的股东,故其一般不具有股东资格而不能成为原告。当然,如果某实际出资人事实上参与了公司管理,且其他股东都认可其股东身份,则其可以以股东身份成为原告。 (二)不同意分配公司利润的股东能否成为诉讼当事人 在司法实践中,还有一个争议较大的问题,即那些不同意分配利润的股东能否参加诉讼?如果可以,以什么样的身份参与? 公司是否分配利润,是要通过一定程序的,其中重要的是需要通过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股东会或股东大会一旦通过分配公司利润的决议,则成为公司经营决策,公司执行层必须执行,除非重新通过新的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决议推翻,或者原决议被法院裁判无效或撤销。当公司决议分配公司利润时,要求分配利润的股东与公司之间就形成一种请求分配利润与应当分配利润的债权债务关系。 那些在股东会或股东大会上不同意分配利润的股东,尽管其不同意分配公司利润,但其与那些同意分配公司利润的股东之间仅在股东会或股东大会上产生成员权法律关系。而在股东会或股东大会一旦作出公司分配利润的决议后,则同意分配公司利润的股东与不同意的股东之间就不存在直接的利害关系,不能成为相应诉讼中的主体,其既不能成为被告,也不能成为所谓第三人。如果说其可以成为诉讼主体,则其须以公司为被告,提起分配利润无效之诉。 有著述认为,公司向股东分配利润,会对其他股东利益产生影响,故为保护其他股东利益计,应允许其他股东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58]这完全是不符合公司法理的错误认识,其将混淆公司关系,肢解公司的团体价值。公司诉讼必须以公司法规定及法理为实体基础,简单地依所谓民事诉讼法及理论探讨公司诉讼是无源之水。 (三)股东请求分配公司利润诉讼当以公司为被告 从法律关系上而言,股东请求分配公司利润,系以公司为被请求人,故其被告显然仅为公司。 在实践中,公司往往被大股东或董事等高级管理人员控制,是否分配公司利润也基本上由他们决定。这就产生一个问题,股东请求分配公司利润的诉讼中能否以这些控制股东或董事等来作为被告。如果抛开公司法上的形式法律关系,似乎他们也可以成为被告。而且,我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也规定了公司股东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其他股东利益、董事等高级管理人员不得违反规定损害股东利益等。尽管如此,但是公司是一个独立的法律主体,其一旦成立,就成为与股东、管理人员等互为人格的主体,非出现《公司法》第二十条所规定的公司法人否定之情形,不得随意将股东与公司之间的人格混同或否定。也就是说,即使出现大股东或董事不按照法律规定向股东分红,股东也只能以公司为被告,而不宜以控制股东或董事为被告。 《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及《民法总则》第八十三条、第八十四条的规定也仅是关于股东和董事等高级管理人员其他情形下的责任问题。从法律关系处理来看,股东请求分配公司利润仅以公司为被告足以解决相关问题,无须借助《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二条关于股东和董事相关义务和责任的规定。 (四)利润分配请求权能否单独转让 从权利属性上来说,作为分红权的利润分配请求权属于股东权利,即仅有股东身份者方享有对于公司的利润分配请求权。分红权与参与管理权等一起构成股东对于公司的权利,在股东与公司之间形成一种团体成员权法律关系,所以,在公司决定具体分配利润前,分红权必须也只能与股东身份相结合。也就是说,作为抽象的利润分配权,在公司决定具体分配前,其是不能与股东身份相分立的,公司也仅基于某个人的股东身份与其产生成员权法律关系。因此,这时的利润分配请求权是不能单独转让的。但是,如果公司决定了分配利润,则这时的利润分配请求权将被具体化为确定的债权,而被完全财产化,其人身属性将不再具有意义,从而可以单独转让。所以,在日本,股东通过决议决定分红前,仅将分红请求权让渡给他人是不允许的。[59] 按照我国公司法规定,股东分红权在公司决定分红之前是不允许单独转让的,即使转让,该转让合同也仅在转让方与被转让方之间有法律约束力,被转让方不能依据转让协议直接要求公司分红,即其对于公司是没有法律效力的。不过,在公司决定分红后,利润分配请求权可以转让,但受让人获得的也仅是代位权,非直接的债权请求权。[60] (五)股权转让后利润分配请求权的归属 一般而言,股权可以依法转让,依法转让完成后,相应的利润分配请求权也随之转移。但如果公司决定分配利润之后,股东享有的抽象利润分配请求权转化为具体的利润分配权,该具体的利润分配权就可以脱离股东身份而单独存在。 因此,在公司决定分配利润之后,股东转让了其股权,相应利润分配请求权是否也随之转移,值得研究。在一般情况下,当事人转让股权时,会在合同中约定相应利润分配请求权的归属,但如果没有约定,则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可以根据股权转让价格判断。如果转让价格明显较低,则利润分配请求权仍然归于原股东;反之则归于新股东。当然,如果仍然无法判断,可以认为利润分配请求权没有转移。
案例指导
       宋有福与查公勇股权转让纠纷案 [61] 2008年9月28日,原告查公勇及村民张德成、沈吉华作为股东出资设立南郑县汉梁生猪屠宰有限公司。2012年9月,公司股东变更为查公勇和被告宋有福。原、被告共同经营期间,盈余平均分配,亏损平均承担,并对财政拨付的屠宰环节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补助资金约定平均分配。2016年9月25日,由原、被告决定,由查公勇将其持有公司股权转让给宋有福,转让后宋有福持有公司100%股权。当日,原告查公勇与被告宋有福签订《协议书》,对公司财产作了处理。双方还口头约定,待2015年上半年、2015年下半年、2016年上半年财政拨付的屠宰环节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补助资金下来后由两人平均分配。2017年,双方发生纠纷,查公勇向法院起诉,其中一个请求为诉请判令被告立即付给原告无害化处理补助金42960元。 一审法院认为,对原告要求被告给付2015年、2016年上半年无害化处理补助资金的一半即42960元之请求,经庭审查明,2015年上半年补助资金36480元(公司实有)已由双方于2016年2月5日支取使用,现该笔资金已不存在,故对2015年上半年补助资金36480元的分割请求本院不予支持;2015年下半年补助资金32560元和2016年上半年补助资金16880元(公司实有),南郑县财政局于2016年12月1日、12月22日分别拨付,该款虽然在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之后拨付,但该两笔款合计49440元是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上半年公司无害化处理补助资金,应属于股权转让之前原公司的资产(利润)。而对该种款项在股权转让之前,原、被告约定平均分配且近年来一直在执行该约定,且2016年9月25日双方签订协议书时口头约定公司申报的无害化补助资金拨付后两人平均分配,故对属于原公司(2016年9月26日前)的资产(利润),本案原、被告作为公司股东应平均分配,故对原告请求被告支付2015年下半年和2016年上半年补助资金的一半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二审经过审理认为,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请求要求分配的无害化处理补助金,属于南郑县汉梁生猪屠宰有限公司的利润,其主体不适格,被上诉人查公勇不应向上诉人主张。根据被上诉人在原审及本院审理中的认可,该补助金属于股权转让前公司的利润,且死猪无害化处理补助金是政府发放给生猪定点屠宰企业的补贴,均以公司的名义申报,发放到公司账户,因此,该补助金应当为公司的收入。根据《公司法解释(四)》第十三条“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案件,应当列公司为被告”的规定,该条是关于股东请求分配利润案件当事人诉讼地位的规定。因此,被上诉人主张分配股权转让前其经营期间的公司收入应当向南郑县汉梁生猪屠宰有限公司主张,被上诉人可以列公司为被告另行起诉。因此,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成立。
       规范指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十六条 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第五十二条 当事人一方或者双方为二人以上,其诉讼标的是共同的,或者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人民法院认为可以合并审理并经当事人同意的,为共同诉讼。 共同诉讼的一方当事人对诉讼标的有共同权利义务的,其中一人的诉讼行为经其他共同诉讼人承认,对其他共同诉讼人发生效力;对诉讼标的没有共同权利义务的,其中一人的诉讼行为对其他共同诉讼人不发生效力。 第五十六条 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认为有独立请求权的,有权提起诉讼。 对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标的,第三人虽然没有独立请求权,但案件处理结果同他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的,可以申请参加诉讼,或者由人民法院通知他参加诉讼。人民法院判决承担民事责任的第三人,有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义务。 前两款规定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人民法院经审理,诉讼请求成立的,应当改变或者撤销原判决、裁定、调解书;诉讼请求不成立的,驳回诉讼请求。 第一百一十九条 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 (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 (二)有明确的被告; (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 (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四条 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 第二十条 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 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第二十一条 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 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第一百五十二条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损害股东利益的,股东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 第十三条 股东请求公司分配利润案件,应当列公司为被告。 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其他股东基于同一分配方案请求分配利润并申请参加诉讼的,应当列为共同原告。

(来源:未知)

上一篇:董事、高管的民事责任
下一篇:股东请求判决公司分配利润的条件

相关产品
  •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