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律师|专业合同律师|经济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咨询-四乔律师事务所

律师费用咨询:13396542333
法律知识
法律知识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法律知识 >

侵犯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损害救济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7-25 16:52 浏览次数:182
  • 分享到:
 【核心提示】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未就其股权转让事项征求其他股东意见,或者以欺诈、恶意串通等手段,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该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但其他股东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同等条件之日起三十日内没有主张,或者自股权变更登记之日起超过一年的除外。前款规定的其他股东仅提出确认股权转让合同及股权变动效力等请求,未同时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他股东非因自身原因导致无法行使优先购买权,请求损害赔偿的除外。股东以外的股权受让人,因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可以依法请求转让股东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实务争点 根据《公司法》第七十一条规定,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必须通知其他股东,其他股东可以行使优先购买权。但在实践中,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常常已经签订了合同,而没有通知其他股东,或者尽管通知了其他股东,但相应信息是欺诈误导的。这时如何处理相关关系,对于股东与第三人之间已签订合同的效力如何认定,保护其他股东的优先购买权,就值得认真对待。对此,《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一条作了规定。
理解适用
        对《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一条规定的理解适用 (一)其他股东未行使优先购买权情形下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认定 根据《公司法》第七十一条规定,股权对外转让合同需要经过其他股东同意或行使优先购买权,否则其效力就会产生问题。 对此,主要有两种做法,一种是认为股权转让合同成立生效,但其他股东可以事后行使撤销权而使之效力归于无效;另一种是认为股权转让合同成立但不生效,而仅为效力待定,只在其他股东同意或不行使优先购买权时才生效。 尽管司法实践中这两种做法都具有合理性,最高人民法院判例也曾采纳过成立不生效说。[75]但从后来的最高人民法院在其终审并公告的《北京新奥特集团等诉华融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判决 [76]及原《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征求意见稿)第二十六条来看,成立生效并赋予其他股东撤销权更具合理性。但是,转让股东与非股东第三人间实际履行股权转让协议,则要受制于优先权股东单方决定,优先权股东决定不行使优先购买权,则该股权转让协议可获得实际履行,一旦优先权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则将导致该股权转让协议履行不能,具体来说属于民法理论上“嗣后不能”的情况,其后果基本相当于债务不履行。[77] 由于股权对外转让协议效力认定的独立性及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法定性,当转让股东与非股东第三人订立股权转让协议时,转让股东将同时对优先权股东和第三人承担转让股份的义务。除非转让股东与该第三人事先约定,即只有当其他股东不行使优先购买权时,转让股东才承担履行转让股份的义务;或者有证据证明第三人已明知股权转让是以其他股东是否行使优先购买权为前提的。 在《北京新奥特公司诉华融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双方均知悉公司法规定的其他股东在同等条件下享有优先购买权,也知悉其他股东不放弃优先权的态度,仍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的行为,最终导致本案股权转让协议终止履行,造成准备合同履行及实际履行中产生的损失的,股权转让协议双方均有过错,应按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责任。[78] 但在特殊情况下,如转让股东伪造其他股东放弃优先购买权的声明,则不能推定第三人明知,否则一旦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致使股权无法转让于第三人,该第三人可依据生效的股权对外转让协议向转让股东主张违约责任,要求损害赔偿。[79]这时,是不存在第三人善意取得股权而导致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失效的问题的。[80] (二)股东优先购买权受到侵害时的救济 所谓股东优先购买权受到侵犯,主要是指因转让股东与非股东第三人单独或共谋行为致使其他股东无法行使或非自愿放弃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情形。如转让股东未向其他股东通报转让价格等主要条件而与非股东第三人订立股权转让合同,或者与非股东第三人订立的合同中的价格或者其他主要条件低于向其他股东告知的合同条件。 这时,应该根据认定股权对外转让效力的基本意见区别处理: 第一,当股权对外转让协议已签订但尚未履行时,可按前述正常行使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方法处理。这时,股权转让协议虽然已经成立生效,但因为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本身即具有限制股权转让于第三人效力,受侵害的优先权股东可以向法院要求行使优先购买权。 第二,当股权对外转让合同不仅签订且已履行完毕时,直接行使股东优先购买权在事实上已经无法实现阻断股权转让的效力,此时应当赋予受侵害股东撤销权。任何享有法定优先购买权的股东均可以请求法院撤销该合同,合同撤销后,因股权转让的基础丧失,已转让的股权应当返还,再由优先权股东按原协议规定的同等条件优先受让,而转让股东与非股东第三人间则按照合同法规定相互间承担合同被撤销后的民事责任。这时,有关股东可以申请撤销相应的工商变更登记,但需要注意的是,工商登记的撤销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对于善意第三人信赖工商所从事的交易行为应当得到保护。 另外,在实践中,可能会出现优先权股东仅要求撤销股权转让协议,而不主张购买拟转让股权的情况。这时,优先权股东不得单独请求撤销股权转让协议,而须同时行使优先购买权,否则将侵害拟转让股权股东的合法权益。 第三,股权转让不仅已履行完毕且公司股东名册已作变更登记并经过一定期间。从维护交易安全角度,最高人民法院曾在《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征求意见稿)第二十六条中规定,股东优先购买权从公司股东变更时起一年内不行使的,该优先购买权予以消灭。 基于以上经验及认识,《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一条明确了股权优先购买权受到侵害时的救济: 首先,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未就其股权转让事项征求其他股东意见,或者以欺诈、恶意串通等手段,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该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但其他股东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同等条件之日起三十日内没有主张,或者自股权变更登记之日起超过一年的除外。 其次,前款规定的其他股东仅提出确认股权转让合同及股权变动效力等请求,未同时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他股东非因自身原因导致无法行使优先购买权,请求损害赔偿的除外。 最后,股东以外的股权受让人,因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可以依法请求转让股东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三)其他 《公司法》第七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的强制执行程序转让股东的股权时,应当通知公司及全体股东,其他股东在同等条件下有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自人民法院通知之日起满二十日不行使优先购买权的,视为放弃优先购买权。” 依该规定,如果通过拍卖等方式将股权转让给第三人的,仍须适用《公司法》第七十一条关于优先购买权的规定,故《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通过拍卖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的,适用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或者第七十二条规定的‘书面通知’‘通知’‘同等条件’时,根据相关法律、司法解释确定。” 同时,在公司法实践中,对于国有公司转让股权,《企业国有资产法》明确规定须公开交易,各地也有专门的交易场所。这时,有关股权交易仍须尊重《公司法》第七十一条关于优先购买权的要求。
案例指导
        谢晓东、肖礼传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案 [81] 肖礼传与熊娟签订《股东转让出资的协议》,协议载明:肖礼传自愿将其所持有第一运业公司的全部股份,共计28000股,股份出资额28000元转让给熊娟。2004年3月18日,肖礼传出具《收条》载明:今收到熊娟购买本人在第一运业全部股份贰万捌仟股,金额贰万捌仟元。2004年3月1日,肖礼传向第一运业公司提交《申请书》载明:自愿申请将所持有的第一运业全部股份(出资)转让给熊娟,股东权利义务全部由熊娟享受。第一运业公司时任法定代表人林树人签字同意转让,并在上述申请书上加盖了公司印章。该《股东转让出资的协议》签订后,公司分红的实际领取人为熊娟。 谢晓东向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确认肖礼传与熊娟之间的转让出资(协议)无效;2.判决确认谢晓东对案涉转让出资具有优先受让权。 生效判决认为,根据各方的诉辩意见及审理查明的事实,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肖礼传与熊娟之间签订的《股东转让出资的协议》是否应确认为无效;2.谢晓东是否享有案涉转让出资的优先购买权。 一、关于肖礼传与熊娟之间签订的《股东转让出资的协议》是否应确认为无效的问题。首先,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第一运业公司在肖礼传向熊娟转让案涉出资时已改制完成,则肖礼传向熊娟转让案涉出资应受公司法的约束。同时,谢晓东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熊娟不具备受让条件。因此,谢晓东关于熊娟不具备受让案涉转让出资的条件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其次,《公司法》第七十一条规定旨在维护公司的内部信赖关系,故在股东转让股权出现程序瑕疵时,只要否定第三人优先于公司其他股东取得公司股份的行为即可,而无须否定转让股东与第三人之间转让协议的有效性,即转让股东未经上述法律规定的程序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并不影响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同时,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案涉《股东转让出资的协议》系肖礼传与熊娟的真实意思表示,谢晓东并未提供证据证明熊娟受让案涉出资时系恶意,且熊娟亦履行了支付转让对价的义务,并以股东身份领取了股东分红款。因此,案涉《股东转让出资的协议》应为有效。故谢晓东关于要求确认肖礼传与熊娟之间签订的《股东转让出资的协议》无效的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谢晓东是否享有案涉转让出资的优先购买权的问题。法院认为,《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未就其股权转让事项征求其他股东意见,或者以欺诈、恶意串通等手段,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该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但其他股东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同等条件之日起三十日内没有主张,或者自股权变更登记之日起超过一年的除外”,则谢晓东作为“其他股东”,应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同等条件之日起三十日内或自案涉出资变更登记之日起一年内行使优先购买权。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谢晓东在一审中明确表示其于2015年四五月即知晓肖礼传向熊娟转让案涉出资,而其在知道上述情况后,未在30日内主张优先购买权,而是于2017年2月14日才向一审法院起诉主张优先购买权,则其要求确认其享有案涉转让出资的优先购买权于法无据。虽谢晓东上诉认为,其因记忆错误,在一审中错误表述“2015年四五月知悉案涉转让出资”,实际上谢晓东知悉案涉转让出资是在2016年四五月,则其于2017年2月14日向一审法院主张优先购买权并未超过诉讼时效。对此,本院认为,首先,《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所规定的“三十日”和“一年”系保护优先购买权的除斥期间,并非诉讼时效。其次,谢晓东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于2016年四五月才知悉肖礼传向熊娟转让案涉出资。因此,根据禁反言原则,谢晓东在二审中变更其在一审中陈述的“2015年四五月知悉案涉转让出资”无事实依据。故谢晓东关于要求确认其享有案涉转让出资的优先购买权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规范指引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七十二条 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的强制执行程序转让股东的股权时,应当通知公司及全体股东,其他股东在同等条件下有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自人民法院通知之日起满二十日不行使优先购买权的,视为放弃优先购买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国有资产法》 第五十四条 国有资产转让应当遵循等价有偿和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 除按照国家规定可以直接协议转让的以外,国有资产转让应当在依法设立的产权交易场所公开进行。转让方应当如实披露有关信息,征集受让方;征集产生的受让方为两个以上的,转让应当采用公开竞价的交易方式。 转让上市交易的股份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规定进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 第二十一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未就其股权转让事项征求其他股东意见,或者以欺诈、恶意串通等手段,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该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但其他股东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同等条件之日起三十日内没有主张,或者自股权变更登记之日起超过一年的除外。 前款规定的其他股东仅提出确认股权转让合同及股权变动效力等请求,未同时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其他股东非因自身原因导致无法行使优先购买权,请求损害赔偿的除外。 股东以外的股权受让人,因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可以依法请求转让股东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第二十二条 通过拍卖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的,适用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或者第七十二条规定的“书面通知”“通知”“同等条件”时,根据相关法律、司法解释确定。 在依法设立的产权交易场所转让有限责任公司国有股权的,适用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或者第七十二条规定的“书面通知”“通知”“同等条件”时,可以参照产权交易场所的交易规则。



(来源:未知)

上一篇:转让股东放弃转让的处理
下一篇:股东代表诉讼前置程序中直接诉讼当事人的诉讼地位

相关产品
  •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