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律师|专业合同律师|经济纠纷|刑事辩护律师咨询-四乔律师事务所

律师费用咨询:13396542333
法律知识
法律知识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法律知识 >

股东代表诉讼前置程序中直接诉讼当事人的诉讼地位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7-25 16:53 浏览次数:62
  • 分享到:
 【核心提示】
        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提起诉讼的,应当列公司为原告,依法由监事会主席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代表公司进行诉讼。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监事提起诉讼的,或者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对他人提起诉讼的,应当列公司为原告,依法由董事长或者执行董事代表公司进行诉讼。 实务争点 股东提起代表诉讼,必须先向公司提起请求,要求公司监事会或董事会主动提起。只有在股东请求监事会、董事会等采取必要措施行使公司的诉讼请求,而公司明确拒绝股东请求或者对股东请求置之不理时,股东才能向法院提起代表诉讼,此即股东代表诉讼前置程序。在该前置程序的诉讼中,监事会或董事会提起诉讼应以自己的名义还是公司的名义?监事会和董事会在该前置程序中的诉讼地位如何?对此,《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三条作出了规定。
理解适用
       对《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三条规定的理解适用 (一)股东代表诉讼的前置程序 股东可以提起公司代表诉讼,即当公司利益受到损害,公司怠于通过诉讼手段追究有关侵权人的民事责任及实现其他权利时,具有法定资格的股东为了公司的利益而按照法定程序代公司提起诉讼。但是,这并不等于股东在公司遭受不正当行为损害时可径行代表公司提起诉讼。股东提起代表诉讼的前提条件是公司拒绝或怠于由自己直接向实施不正当行为的当事人提起诉讼,股东未征求公司是否就该行为提起诉讼的意思前,不应该也不可能提起代表诉讼。只有在股东请求监事会、董事会等采取必要措施行使公司的诉讼请求,而公司明确拒绝股东请求或者对股东请求置之不理时,股东才能向法院提起代表诉讼。这就是各国公司法通常都规定的“竭尽公司内部救济”(exhaustion of intra corporate remedies)规则,也称前置请求规则(the demand rule)。其法理在于:公司是与股东个人相对独立的法人,股东代位公司行使诉权,必须最大可能地尊重公司的法人资格;同时,这种“竭尽公司内部救济”的方法可以给公司检查自己行为的机会,如果公司管理层同意股东的控诉请求,公司便有机会和原告在正式起诉前达成和解。 《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即规定了该规则,即股东在提起代表诉讼之前,应该请求公司的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或者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起诉。如果其请求得不到满足,公司没有合理的理由却最终拒绝或怠于起诉,股东则可以提起代表诉讼。但在诸如有关财产即将被转移、有关权利的行使期间或者诉讼时效即将超过等紧急情况下,股东有权立即提起代表诉讼。可见,前置程序的设置能够减少不必要的诉讼,也能够促使公司提起诉讼,避免滥诉。[82] 需要注意的是,所称的“前置程序”只是法院在受理案件时,基于“理顺公司内部治理、强化公司决策机关(管理层)的责任意识”的考虑而掌握的一条具有“释明性”“指引性”的条文,并非一条强制性的规范程序,且其规定了“紧急情况”的例外。至于何为“紧急情况”,应由法官根据个案情况及“商业裁判准则”作出判定。如认为“不立即受理该代表诉讼案件,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损害”的,就应当直接受理股东提起的代表诉讼,而不受“前置程序”的约束。[83] (二)前置程序中当事人的诉讼地位 《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规定了股东代表诉讼前置程序,股东可以书面请求监事会、董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董事会的监事和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在该前置程序中,监事会、董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董事会的监事和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显然是以公司的名义为之的,因为他们是以公司机关的名义并代表公司进行诉讼的。所以,该前置程序进行的诉讼为直接诉讼。 为指导相应诉讼,《公司法解释(四)》第二十三条作出了明确规定:“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提起诉讼的,应当列公司为原告,依法由监事会主席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代表公司进行诉讼。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监事提起诉讼的,或者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对他人提起诉讼的,应当列公司为原告,依法由董事长或者执行董事代表公司进行诉讼。” 根据该规定: 1.公司是公司代表诉讼中前置程序中诉讼的适格原告,即在股东书面请求监事会、董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董事会的监事和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时,他们是以公司的名义起诉的,其既是名义原告,也是实质原告。 2.该前置程序诉讼是由监事会、董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董事会的监事和执行董事代表公司进行的,他们是公司的机关,有权代表公司。 根据公司法规定,董事会或执行董事有权代表公司自不待言,其本身是执行机关。尽管我国公司法规定由董事长或总经理为法定代表人,但该法定代表人制度仅是为了对外显示公司代表的唯一性与法定性,以免代表人过多而导致代表权的混乱。但在公司内部,作为执行机关的董事会是真正的代表机关,代表公司对内进行管理和处理相应一切关系。因此,股东基于《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的请求应向董事会或执行董事作出。 一般情况下,监事会或监事并不具有执行权,也不具有对内代表权,其功能主要在于监督,即监督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但作为同时为公司最高权力机构——股东会或股东大会负责的监督机关,在作为执行机关的董事会或执行董事不履行或消极怠工时,其可以代表公司进行相应活动,如提议召开股东会或股东大会并主持会议,也可以代表公司进行诉讼。不过,监事会或监事的这些功能是其作为监督机关附带性质的,且仅在作为执行机关的董事会或执行董事不能或不愿履行其应有职责时方可为之,故具有补充性。
案例指导
       珠海普恩瑞电力科技有限公司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案 [84] 2017年8月21日,普恩瑞电力公司向原审法院诉称:丁凌云是普恩瑞电力公司的股东,持有公司29%的股权,同时担任普恩瑞电力公司的监事职务。王磊是普恩瑞电力公司的股东,持有公司32%的股权,同时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及经理职务。近期,普恩瑞电力公司发现王磊在未通知,也未取得普恩瑞电力公司及其他股东同意的情况下,于2017年6月5日,擅自在珠海投资设立普恩瑞信息公司,并在普恩瑞信息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兼经理职务,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磊利用其担任普恩瑞电力公司执行董事兼经理的职务便利,利用其掌握普恩瑞电力公司公章、营业执照的便利,擅自设立与普恩瑞电力公司字号“普恩瑞”完全一致的公司,设立地点均在珠海,设立地址为普恩瑞电力公司租赁使用的场地,所从事的行业类别相同,均为电力行业。王磊的上述行为客观上足以使消费者对经营者之间的关联关系产生混淆误认,容易导致普恩瑞电力公司经营资源与客户的流失,严重侵害了普恩瑞电力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合法利益。为维护普恩瑞电力公司合法权益,特向法院起诉,诉请判令王磊和普恩瑞信息公司立即停止使用“普恩瑞”企业字号的侵权行为。 原审法院经审查,珠海普恩瑞电力公司向法院递交的起诉状未加盖企业法人公章,诉讼代表人丁凌云也未提交授权委托书原件。2017年8月21日,原审法院向普恩瑞电力公司已出具告知书要求其补正上述材料,亦告知普恩瑞电力公司如有特殊情况不能在该期限内补正的,应当向法院申请延期。2017年9月1日,普恩瑞电力公司监事丁凌云以自己的名义委托律师代理本案,并提交了《公司法解释(四)》来说明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监事应当以公司为起诉人,可作为诉讼代表人提起诉讼。2017年9月6日,律师向法院提交了《情况说明》,说明丁凌云作为普恩瑞电力公司的唯一监事,为了维护公司合法权益不受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损害,在公司内部治理及监督机制失效的情形下,有权代表普恩瑞电力公司提起本案诉讼,诉讼文件无须加盖普恩瑞电力公司公章;也无法在期限内补正告知书要求的材料,普恩瑞电力公司坚持认为可以以监事的名义代表公司提起本案诉讼,要求法院出具不予受理裁定。 一审法院认为,普恩瑞电力公司要求依照《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公司法解释(四)》之规定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提起诉讼的,应当列公司为起诉人,依法由监事代表公司进行诉讼。但其提交公司作为起诉人的起诉状未加盖企业法人公章,监事丁凌云在民事起诉状署名处签名不能等同于普恩瑞电力公司加盖单位印章;普恩瑞电力公司未提交授权委托手续,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要求。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八条、第五十九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一款、第七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受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几个问题的复函》第一点的规定,裁定驳回起诉。 二审法院经审查后认为,《公司法解释(四)》自2017年9月1日起实施,其中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提起诉讼的,应当列公司为原告,依法由监事会主席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代表公司进行诉讼。”该法条系针对出现《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的情形之后,按照该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的规定进行股东代表诉讼的完善。股东代表诉讼的目的在于充分发挥公司内部监督机制,也即是在公司内部自我监督及管理机制陷入停滞、出现失效时,通过司法程序对公司内部控制权滥用现象进行及时有效的控制和避免,基于上述立法目的,结合现实生活中实际控制、管理公司的其他股东或者高级管理人员亦实际控制了公司的印章,故不可能为提出股东诉讼的代表提供诉讼上的便利,故上述司法解释将公司监事会或者监事界定为公司机关,其履行法定职责代表公司提起的诉讼,应当是公司直接诉讼,应列公司为原告,在该种情形下,只要代表公司诉讼的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符合主体要求即可,而无须要求公司在起诉状中加盖公章。 结合本案的情况,根据丁凌云代表普恩瑞电力公司提起诉讼的请求以及事实与理由,以及对已经提交的证据进行的初步审查来看,丁凌云既是普恩瑞电力公司股东,也是该公司的监事,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其作为监事不存在拒绝提起诉讼的情形,因此,其以监事身份提起的诉讼,为了公司的利益,应当以公司的名义进行。尤其是在案件受理过程中,《公司法解释(四)》已经正式实施,其二十三条第一款对该情形又作出了明确的法律规定,应当予以适用。根据如上分析,本案丁凌云以普恩瑞电力公司监事身份代表普恩瑞电力公司提起的诉讼可以视为普恩瑞电力公司提出的诉讼。故上诉人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规范指引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一百四十七条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的财产。 第一百四十八条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一)挪用公司资金; (二)将公司资金以其个人名义或者以其他个人名义开立账户存储; (三)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将公司资金借贷给他人或者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 (四)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 (五)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六)接受他人与公司交易的佣金归为己有; (七)擅自披露公司秘密; (八)违反对公司忠实义务的其他行为。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前款规定所得的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 第一百四十九条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公司职务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第一百五十一条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有本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的情形的,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连续一百八十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书面请求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监事有本法第一百四十九条规定的情形的,前述股东可以书面请求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监事会、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或者董事会、执行董事收到前款规定的股东书面请求后拒绝提起诉讼,或者自收到请求之日起三十日内未提起诉讼,或者情况紧急、不立即提起诉讼将会使公司利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前款规定的股东有权为了公司的利益以自己的名义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他人侵犯公司合法权益,给公司造成损失的,本条第一款规定的股东可以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 第二十三条 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提起诉讼的,应当列公司为原告,依法由监事会主席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监事代表公司进行诉讼。 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监事提起诉讼的,或者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对他人提起诉讼的,应当列公司为原告,依法由董事长或者执行董事代表公司进行诉讼。


(来源:未知)

上一篇:侵犯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损害救济
下一篇:股东代表诉讼当事人的诉讼地位

相关产品
  •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解读合同诈骗行为的表现形式
  •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家庭婚姻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杭州简易租房合同模板
  •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

    刑事律师主要做什么